阿杦是個小可愛啊

『收集童話與珍珠|製造可愛的夢境』

✌🏻

肚 子 疼_(:3 」∠)_

【all园】舆论之下。

嗚嗚嗚艾瑪和太太都是天使!!!

露从今夜白°:

◎cp为all园,不喜欢的雷的别进谢谢
◎灵感为一些恶意骂艾玛的话语,作为园丁厨,园丁玩家真的很难受,每次用园丁队友都会说把园丁换掉,包括身边一个佣兵厨朋友也一直黑园丁。
◎心情不太好 写得也不行...在这里道歉。


【杰园】
   指刃微微闪着寒光,平日里总是带着温和微笑的绅士此刻冷着脸,眼中透着红光。
   恶意中伤。
   那是他的玫瑰花啊,他无论如何都不敢伤到一丝一毫的,他的玫瑰啊。
   怎么能容许那群人如此说她?!
“阁下的心脏,交于我便好,就当是,为艾玛小姐道歉。”
   坏孩子醒了。
【佣园】
   奈布·萨贝达看到这些话时,内心还是有点惊讶的。
   他的艾玛小姐这么好,怎么会有人这样说她?不可饶恕。擦了擦许久没用的军刀,佣兵将发挥出过去在战场上所有的潜能。
   艾玛,他的阳光。
   绝不允许让他人中伤,他不舍得让那个如阳光一般美好的小姑娘受伤。
“廓尔喀军刀只向你们挥舞。”
   军刀上染了些血。
【裘园】
   什么?小姑娘被骂了?
   裘克听到这个消息后,做出一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样子,没说什么便转身走了。
   他翻出了自己好久没用的电锯。
   上一次用这把电锯是什么时候了呢.......他不记得了。总之这一次,他不会容许任何一个谩骂小姑娘的人留下来。
“狂欢吧,我的伙伴!”
   小丑面具上溅满了鲜血,愈发疯狂。
   小姑娘可不是你们这群蝼蚁可以欺负的。
【医园】
   嗯?艾玛被欺负了?
   艾米丽撇了撇眼角,开始擦拭着手中的针管,针头微微露着寒光,自身也散发着寒气。
   她是个救死扶伤的医生。但如果有人欺负她的艾玛,她不介意随时化身为恶魔。
   针管中注射了些不明液体。
“我的针,不只能用来救人。”
   慢慢将液体注射进手臂,冷冷看着他挣扎,痛苦,最后绝望而窒息。
【约园】
   摄影师依旧温文尔雅地笑着。
   他摆弄着自己的相机,只是微微颔首看了一眼那些人,而后垂眸,看了看腰间的刀。
   作为一名摄影师,可不能随便拿刀。
   当然,除了有人对艾玛小姐怀有恶意。
“不介意我为你们拍张照吧?我希望将你们永远定格在我的相片里,是的,永远。”
   约瑟夫的确做到了。永远。
【宿园】
   谢必安只是摆弄着手中的伞,而范无咎却大怒,叫嚣着要捶死那群人。
   谢必安无奈摇头,将他拉回来。
“无咎,何不让我们两个一起呢?双倍的痛苦,对于他们来说,应该也不算什么。”
“哼,像他们这种人,阎王都嫌脏了地府!”
“那时不勾魂便是,让他们当个孤魂野鬼罢。”
   两人微笑道。
   纵使只是个魂魄,也绝不会让那群人伤到艾玛小姐分毫。
【殓园】
   骂...艾玛小姐吗。
   伊索低下头,沉默着思索了一会,眼中似乎有什么黯淡下去,他顿了顿,摘下了口罩。
   他指向一旁的棺材。
“我一个入殓师......有什么能做的呢。我所能做的,仅仅只是帮他们备好棺材,安慰安慰艾玛小姐罢了。”
   伊索苦笑。
   也是...他身体瘦弱,仅仅只能安慰艾玛。
【社园】
   艾玛小姐?!
   克利切在听说之后,满脸都是怒火,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把那群人给烧死。
   艾,艾玛小姐可是天使啊!你们怎么能,怎么能这么说她!
“克,克利切虽然不,不太会打架,但是,但是克利切会用七彩手电筒照瞎他们!艾玛小姐,克,克利切会保护你的!”
   摸了摸义眼,克利切还是坚定的说。
   微微颤抖的声线体现了他此刻的忐忑。
   ...你也是天使啊,克利切。


此文 献给每一个爱园丁的人。
艾玛小姐,总有一天,你会被世界温柔以待。相信我,一定。
不管舆论如何,我都会喜欢你,陪着你。
哪怕他们来骂我。
  

!!!!!
萬萬沒想到我的第一個六號位暴擊是個它......

要開學了啊……
下個學期就是手帳博主了!
下學期任務很重,所以不經常上lof了……每個週末等我哦!

沒有SP真的是...難過😫
我要小金魚的SPQAQ

滿腦子都是...😭